🔥彩_腾讯大浙网

2019-08-25 15:11:28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5 15:11:28

儿子又背来了一只羊,我再次悄悄地放了1000块钱在患者的住院押金里,那个时候我发现90天的住院,花费了患者不到3万块钱。那天我和他的儿子在医院门口的小店喝了个烂醉。这就是一个医生的初心,我希望所有人都能看到并呵护这样的初心。患者入院后一个月:他自己可以扶着墙慢慢地走了,我们看到了希望,我觉得只是时间问题,他的命保住了。这次出事是在一个月前,家里的羊圈着火了,我爸心疼羊,这些羊是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,他冲进羊圈,后来被邻居抬了出来,重度烧伤,然后我们被送到了市里的一家治疗烧伤的医院,一个月花了30多万,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,跟亲戚朋友也借了个遍,现在真的没办法了,医生说还需要20万继续治疗和再次植皮,但是也不敢保证效果。我记得换药时我拿出高渗盐水的那一刻,主任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,他没有说什么,但是我感觉到从那之后他开始经常出入这位患者的病房了,开始询问家属、安慰、鼓励、陪伴......我记得是第5天开始,患者烧退了他开始能吃东西了,不再抵触我了,见我的时候也呵呵地咧着嘴笑。但是您知道吗?十年前我的经验不足,真正救您的不是我的技术,而是我当时那份热情、那份坚持、那份执着,是您和您的儿子对我的信任让我明白了如何做一名好医生。“我才工作,您怎么不去找那些高年资的医生啊。”主任看着我,犹豫了很久,“收吧,这个病人能不能活全看你了。头面部、四肢、躯干,患者的烧伤面积达到了70%,其中重度的3级烧伤达到30%,创面有大量的渗出,植皮处有坏死和脱落。

那天开始,随着渗出的减少,换药变成了2天一次。以下是全文:在抢救室里,我遇到了一位“熟人”——他是我十年前的一个患者。护士告诉我,在换药室别的医生在给他换药。回到医办室,师兄们调侃着我,话里话外讽刺着我,都在准备看我的笑话,而且表明自己的病人自己去换药。

从那天开始,我的心又悬了起来。

患者入院三个月那天他出院了,看着他能自行活动、吃饭、上厕所,看着他疤痕形成的创面,看着他一直咧着嘴笑,我又哭了。再次看到了那个家属的时候,他蹲在地上不停地在手机里翻找着什么。那个时候我恨啊,为什么老天对他如此不公平?真是雪上加霜啊。我去申请另一个空病房给这个患者用,一天用一个,每天都给之前住过的整个屋子消毒。我把患者的儿子叫到了医办室,我很清楚地记得那会屋里就我们两个人,还没等我问,他就抢先开口了:“医生我感谢您能收治我爸爸,您虽然年轻但是我相信您,我不求我爸能治好,但是我也不想让他太痛苦。

患者不配和我的治疗,眼神里透着一种责备,口中“啊、啊”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
作者:高巍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密云医院急诊科医生供稿:医路向前巍子ID:yiluxiangqianweizi

烧伤后感染引起的发热是致命的,这代表着患者已经全身有感染的出现,如果控制不住,患者会因为感染性休克而死亡。

估计很快了......“我回到老汉的床旁,我就那么坐在他的身边,我拉着他的一只手,他的儿子拉着另一只手。

主任上报了这件事,院长找到我,告诉我,努力去治病,我们要把这个患者治好,要让他活下去,费用的问题医院来协调,出现什么后果医院来承担。

我记得那天下午我托朋友花了360块钱从别的医院买了整整一箱的高渗盐水,钱是我出的,那时候我一个月挣1100块钱。

他的儿子也很开心,没事就和我聊聊天,还问我结没结婚,让我多休息注意身体!那个时候的感觉真好,好像我们是一家人,我们一起在与死神对抗,一起并肩作战,一起在努力。

十年前,刚参加工作的我,在一家二级(社区)医院工作,具备二级医院的职能,同时也能让老百姓享受社区医院的报销比例。

以下是全文:在抢救室里,我遇到了一位“熟人”——他是我十年前的一个患者。呵呵,病房里的护士都说我疯了。

太贵了,换不起了。接下来的两周:每隔3天换一次药,因为渗出在减少,换药时候我的动作更轻了,怕刺激产生疼痛加重颅内的出血,我期盼着患者颅内的出血不要再增加,快点吸收。

我疯了一样跑到他的病房,他痛苦地“啊,啊”叫着,眼睛一直看着我,眼神里好像在说“救我,救我......”后来经检查: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(量少)。

“哦,过来看看。

每天的换药成了我下午的主要事情,我基本把下午的时间全放在了这个病人的身上。